玄幻:我!天命大反派_天命反派小说_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

weiwei 2022年3月19日12:24:42玄幻奇幻评论6021阅读模式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_天命反派小说_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玄幻:我!天命大反派》小说简介:《玄幻:我!天命大反派》是由著名作者天命反派创作的东方玄幻小说。讲述了:刚穿越到玄幻世界,就遭遇气运之子即将打脸的情况?顾长歌表示有点懵。不仅女主被她圣主老爹亲自送到自己身边,就连和气运之子许下三年之约的前未婚妻,都对自己无比仰慕?啧,开局就拉满了气运之子的仇恨值。这感觉,有些酸爽啊。好在自己的身份有点牛逼,是上界不朽大教下来历练的真传弟子。踩死一个小小的气运之子,这还不简单?等等,还有个专搞主角的系统?看来这是要自己在天命大反派的路上越走越远啊。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第58章  韭菜已肥,是时候收割了 免费试读

叶尘并不知道此刻焱姬的诸多想法。

这段时间,他修为突飞猛进,让他有了不少以前才能有的自信。

前些时日被顾长歌打击得有点惨,道心受损,让他有点怀疑人生。

此刻他听着附近修士们的诸多消息,正在往山脉深处走去。

有秘境地图在手,他可不怕自己在其中得不到好东西。

当然焱姬这些日子以来对他有些隔阂和疏远,叶尘也是能感受到的。

他认真思考过,觉得自己当时所说的话的确有些不对,伤了师尊的心。

这期间他想过要补救、道歉,师尊也说不会在意。

不过那缕裂隙终于是出现了。

叶尘也因此明白了一件事情,身边的任何人都不能完全相信,尤其是他经历自认为的苏清歌背叛一事。

师尊对他看起来的确是无微不至,可她终究是女人,面对顾长歌那样的男子,会不会动心就她自己才清楚了。

只不过这些,师尊从来都没给他提,留在自己身边,或许也是看自己可怜罢了。

一想到这里,叶尘眼神更阴沉了些,拳头紧握。

师尊是他的,他不会让顾长歌将其夺走的!

“师尊,你说那顾长歌下界而来,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带着轻易能覆灭迦楼圣地的老仆,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和这次天元古秘境有关。”

忽然,正在赶路的叶尘开口,笑容有些异样,对戒指之中的焱姬问道。

他想顺便看一下焱姬的反应。

闻言,焱姬微微一愣,点了点头道,“你这么说17应该没错,除了天元古秘境之外,下界并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的东西。”

她没有多想,只当叶尘还是和平日里所问的一些问题一样。

“是啊,所以顾长歌很大可能是想要秘境之中的一件东西。”

“他听到秘境开启的消息,绝对会第一时间赶来这里,而天元古秘境之中,只有我才知道地图,一般修士踏入,都会遭遇诸多凶险,丧命也是很正常的……”

“而根据这次秘境的限制来看,以他那位老仆的实力,绝对无法踏入当中,也就是说在秘境当中,顾长歌孑然一身,什么都不知道,我只需在核心区域等他,到时候以钥匙控制那里的机关阵纹……”

“师尊你说我是不是报仇有望了?”

叶尘缓缓说道,将每一步都分析得很清楚。

而且有理有据。

他之所以会在师尊面前说这些,自然是想试探下她的反应。

所以说完以后,他就等着看焱姬的反应。

毕竟计划听起来天衣无缝、正好可让顾长歌丧命于此。

“听起来是挺完美的,不过你怎么知道,顾长歌手里也没有地图呢?或者说他还其余手段进入其中呢?”

焱姬并不知道叶尘的用意,听到这话,还认真思考了许久,觉得可行性不算很大。

顾长歌毕竟是上界之人,有备而来,岂会不知道秘境之中的危险?

而且以她对顾长歌的感官来说,他不应该是个莽撞的人。

“是么?还是师尊说的有道理……”

然而叶尘听到这话,眼里却有丝阴沉一闪而过。

师尊所说的顾长歌还有其余手段?那到底是什么手段?为何师尊会对顾长歌如此自信,反而觉得自己手段不行?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不为自己所知的东西?

他没在说话了。

焱姬也没多想,反而提及另一件事,说道,“对了,有件事小尘你要注意一下,你那个表妹身后的势力其实很恐怖,在你实力不到虚神境之前,我劝你还是最好别和他们有什么接触。”m.miaoshuzhai.net

她这自然是为了叶尘好,这段时间也听了不少叶尘表妹有关的传闻。

那个紫衣少女,很显然是上界太古仙族里的叶族。

这一点焱姬很清楚。

对于那种大族来说,叶尘没权没势,修为天赋对于看着血脉的他们而言,更是不值一提。

一旦清楚叶尘和那位表妹走的太近,估计会派人前来杀了叶尘的。

“师尊的好意我清楚了,我和琉璃的事情就不劳师尊操心了。”

听到这话,叶尘却是摇摇头,声音显得有点冷淡。

这段时间冲月古城的消息他也听到了。

叶尘无比惊喜,这样的消息对他现在来说,无异于是久旱逢甘霖一样。

表妹就是他最大的靠山!

可是师尊却不让自己多和表妹接触。

为什么?

表妹的身份来历很恐怖,为何不让自己和她多接触,是怕自己得势后反过来对付顾长歌吗?

想到这些,他心中有些冷。

至于什么害怕表妹的族人来杀自己,他只当废话。

他可不信有表妹在身边,还真有人敢这么对自己。

以表妹曾经对他的态度和心意来看,叶尘可是一万个的放心。

师尊所说这话,用意何在?

他失望透顶,不想再问。

……

天元古秘境开启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中州大地。

璀璨的神光冲霄,照亮八域接壤的大片地界,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修士和势力的注意。

不得不说这年头,只要有什么神宝出世,或者说秘境开启之类的消息,绝对会第一时间引发各地大轰动。

各势力和修士,都要疯了,宛如闻着腥味的鲨鱼一般赶来。

天元古秘境的开启,更是毫不例外。

可以说中州大地的诸多圣地、皇朝第一时间派遣修士赶赴那里。

其余地界的势力也是如此,生怕错过这场大机缘。

秘境的形成无比困难,有些靠天时地利,有些则是靠远古强者,其中大多留有他们的传承府邸。

就算再不济,一处新的秘境开启,也有很多灵气弥漫的天材地宝、诸多古老药材、稀世矿石等等。

很快,这座偏僻的小镇,反而成了这段时间最繁华的地带。

每天都能看到很多修士和生灵来往。

秘境吸引着无数人前来。

只是很可惜,并不是什么人来了都能进入的。

有人发现秘境入口有层天然的屏障,极为恐怖,不知道是何等存在留下的。

超越大能境的修士,无法进入当中,会遭受恐怖排斥。

甚至引发秘境之中的天地之力暴乱,强行闯入者,会在第一时间炸开,直接身陨。

不少势力的皇主、圣主境人物,都很无奈,想要进去,只能压制修为。

所以他们只能派遣大能境的长老和弟子前去,顺便也可当做一次历练。

……

“看来和我的猜测一样,这天元古秘境就是为叶尘量身定做的经验副本啊。”

“准至尊境强者的传承,恰到好处的限制。”

“啧,大能境以上的修士不能进去?除非压制修为,看来这段时间,叶尘应该快提升到大能境了……”

“不得不说秘境开启的还真是巧啊,妙真是妙。”

一座山巅之上,顾长歌负手而立,玄衣猎猎,俯瞰下方的诸多景象。

他神色带着些许饶有兴趣,说着身后一众林家大能境强者听不懂的话。

他们也不敢问顾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神情显得无比毕恭毕敬。

有些话不懂最好了。

这一次秘境开启的时候,顾长歌就自林家带了一些大能境长老随从。

不然遇到一些小事,总不可能一直是他自己亲自出手。

这样太没逼格,也太麻烦了。

至于猜到进入秘境的限制是大能境,这对于顾长歌来说也太简单了,随便一想就知道。

毕竟经验副本,要根据气运之子的实力来定。

而且秘境原主人是位准至尊境强者,就连全盛时期的冥老想要进入,也会被压制,只能发挥出大能境的实力来。

这不得不让顾长歌啧啧一声,这待遇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处心积虑为气运之子创造机会、送上好处。

就差没直接扔到他320面前了。

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

他要抢,就算是老天也阻止不了。

“走吧。”

随着顾长歌淡淡说道,他率先化作一道神虹,朝着不远处的秘境入口而去。

就算在秘境之中只能发挥出大能境的实力,他捏死叶尘也是轻而易举。

这波韭菜已肥,是时候进行最后收割了。

轰!

秘境入口,乃是一道散发着氤氲霞光的裂缝,足有三十多丈之宽。

空间波动弥漫,连通另一个世界。

在其附近有许许多多的修士,目光带着贪婪和炙热。

他们基本都是各地的强大散修,修为超过了大能境,甚至有不少圣主境的巨擘人物。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独自进入的话,免不了抢不过一些宗门修士,所以打算在秘境入口等着,到时候有人拿着宝物出来,大家一起出手直接抢就好了。

“这是什么人?”

“是上古林家的人。”

看到一个玄衣男子带着林家一众大能境强者赶来。

“不好,是那位年轻大人!”

“千万别冲撞了!”

这里众修不由齐齐一愣,转而面色大变,有些惊惧,急忙退散。

他们无惧各宗门家势力,却唯独怕林家。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畏惧如今正在林家的那位年轻大人。

如今只要在中州大地,就没有哪一个修士不知道那位年轻大人,最只要的特征就是一身玄衣、宛如神明临世!

这是万万不可能招惹的人物!

这个时候,他们怎么还不懂,急急忙朝各处退去,将秘境入口处让开。

嗡!

一道涟漪散发、光华交织!

顾长歌自然没在意这些散修,带着一众随从,直接进入秘境当中!

天旋地转,宛如走在时空通道内!

磅礴的世界感降临,顾长歌快速寻到一个平衡点,将修为压制在大能境巅峰。

安然落地!.

,

, 午后时分,慵懒的夏风混着花香,熏得人昏昏欲睡。

封窈站在毕业答辩台上,慢声细语陈述着自己的毕业论文。

软绵绵的女声舒缓轻柔,犹如催眠小曲,台下三个评委老师眼皮沉重,不住地点头啄米。

封窈当然知道这是一天之中人最懒乏困倦的时段。正因如此,在决定答辩顺序的时候,她刻意选了这个时间。

糊弄学资深弄弄子,从不放过任何糊弄过关的机会。

果然,困成狗的评委完全起不了刁难的心思,强打精神提了两个问题,就放水给她高分通过了。

封窈礼貌地向老师们鞠躬致谢。

本科生涯落幕,不过她和庆大的缘分还未尽。她保送了本校的直博研究生,待将来拿到博士学位,她还打算留校任教。

庆北大学作为一流高校,教师待遇极好,研究经费充足,寒暑节假日多,食堂林立菜式多样,阿姨从不颠勺——

世间还有比这座象牙塔更完美、更适合赖上一辈子的地方吗?

封窈脚步轻快走下讲台,美好的暑假在向她招手,马上就能回外婆家,葛优瘫咸鱼躺,做一个吃了睡睡了吃的快乐废人……

“——卧槽!快看对面天台!”

才刚出教室,忽然有人喊了一嗓子。顷刻间,走廊上本来在排队等待答辩的学生大噪,呼啦啦全涌向护栏。

本楼相隔二三十米远,正对着美院的昌茂楼。大企业家宗昌茂慷慨捐建的楼,全国各地不少学校都有。

大太阳刺眼,封窈眯眸眺去。只见对面楼顶上,赫然有个男生坐在天台边沿,双腿悬在外面。

好危险。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不会吧这哥们儿不会是要跳楼吧?”

“偶买噶,学校又逼疯了一个……”

众生嗡嗡议论,紧张中隐隐透着莫名的亢奋。楼下渐渐聚起了人,仰头张望。

有人试着喊话:“同学,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你别想不开啊!”

封窈收回目光,转身不打算继续看下去。

她既不认识这位同学,又不懂心理学,爱莫能助。有老师和这么多热心的同学在,相信不会出事的。

“——哎,封窈!”

还没走出两步,同宿舍的冯璐璐瞧见了封窈,冲过来拉住她,“正找你呢!那个,不是刘东旭嘛?”

封窈只得停下脚步。“刘东旭?”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听过?”

冯璐璐瞪圆了眼睛,“他追过你的呀!你忘啦?新国国立美院来的交换生,在表白墙上狂刷告白,说你是他的缪斯女神,还在咱们宿舍楼下拉过小提琴……被你骂了的那个?”

封窈恍然,“噢!”

那还是开春的时候,快半年前的事情了。

封窈长了张美艳的脸,皮肤雪白,一双细长微挑的狐狸眼风情撩人,身材如其名,窈窕婀娜,凹凸有致。她在校园里从来不乏追求者,只是生性懒散,谈恋爱这种弄不好轻则劳心伤神、重则全家爬山的麻烦事,在她看来不是很必要。

通常对于追求者,她都是礼貌婉拒,能避则避。只是大好的春日清晨,正是裹紧棉被舒舒服服地酣眠时,有人非要扰人清梦,她被起哄的室友叫醒,起床气难免稍微有点大。

当时她推开窗,对楼下拉琴拉得如痴如醉的男生说了句:“同学,你这把锯,有点钝了。”

“没有骂人哦。”封窈纠正道。

冯璐璐侧眼瞟过舍友这张过于妩媚的脸,压低声音,“你说,他该不会是因为你吧?”

“有这么长的反射弧吗?”

“……也是。”

冯璐璐忽然想起来,“哦对!我好像听谁说过他后来交了女朋友来着?”

就说嘛。

楼上楼下乌泱泱挤满了伸长脖子的人,老师领导们很快赶到了对面天台上,开始展开沟通劝说。

封窈把胳膊从冯璐璐手中抽出来,“你慢慢看,我先……”

“——封窈!我要跟、跟文学院的封窈说话!”

这时刘东旭似乎是在劝说下开口了。

一声干哑发颤的嘶喊,仿佛一滴水落进了沸腾的油锅里,现场瞬时炸开了锅。

冯璐璐下意识地再次拽住封窈,张着嘴巴瞪住她。周围认识封窈的目光唰唰如聚光灯,争相照了过来。

庆大虽大,学生不免有重名,但“文学院的封窈”,指向精确。

马上便见主持答辩的徐教授快步奔来,手机贴着耳朵,“对对她在这儿……好的主任,明白……”

“封窈你快来,赶紧劝他下来!”徐教授招手。

众生像摩西分红海一样让出了路,封窈从懵圈中回神,很为难:“可是,我基本上不认识这位同学,不知道怎么劝啊。”

万一劝不好,不会还赖她吧?

“不认识他为什么指名找你?”别说徐教授不信,旁人的表情也明显都不信,不少人自认懂了——准是感情纠纷没跑了!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行了,你先过来!”事态紧急,徐教授没空跟她掰扯,“人命关天!不管他提什么要求都先答应,总之先把人劝下来再说!”

人命关天的大帽子压下来,封窈没得选,只能挪到晒得发烫的护栏前,清了清嗓子。

“同学——”

她才刚开口,对面刘东旭猛地坐直,身形摇晃,惊起一片呼声,吓得封窈的心也直颤,“……小心。”

“窈窈!你终于肯见我了!”刘东旭的嘶喊如泣如诉,“我以为我失去你了……”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骄阳如火炙烤着大地,热浪蒸腾,空气成了一面扭曲的透镜,将男生深情款款的脸折射得扭曲变形。

封窈一阵恶寒。

这是精神病吧?

“同学,何出此言?我跟你并不熟……”

“不熟,呵!”男生凄凉一笑,“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不想公开,我不敢把我们交往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暴晒下的水泥板烫屁股,强光混着汗水流进眼睛里,火辣辣的刺痛。刘东旭抬手抹了抹,立刻放下手,手指死死地扣住天台边沿,生怕一不小心真掉下去——

开什么玩笑!他是要成为当代罗丹的男人,生命多么贵重,怎么可能为个有眼无珠拒绝他的女人跳楼?

只是有人出的价码实在太诱人,要他在今天上演这么一出大戏。

按对方的要求,他最好卡着封窈答辩的时候上来,顺便毁了她的毕业答辩。

只是以为这楼看着不高,刘东旭上来后才感觉到怕。抖着腿直打退堂鼓,念着那人许诺他回国后大好的前途,他才咬牙横下了心来。

些微耽搁而已,她的答辩肯定还没完成……

刘东旭想象不久的将来,比眼前多百倍千倍关注聚焦于他、膜拜他,兴奋如电流窜上脊背,他的声音颤抖变形,倒真像极了为情绝望的歇斯底里:

“你要口红,要包包,我都给你买了。你说讨厌马玉玲,我也跟她分手了……你明明说你爱我,可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阅读更多请前往:https://b.faloo.com/724903.html

weiwei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3月19日12:24: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hebiyukou.com/xuanhuan/55.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